田北辰與朱凱廸之鐵路車費爭議-一個客觀之分析

日前,朱凱廸於臉書發帖,指出東鐵西鐵之車費差距極大,造成新界西市民交通費用高昂的問題。而其後,田北辰之團隊又於臉書發帖反駁,指東鐵線之每公里車費其實相比西鐵線高昂。具體數字請參見以下連結:
朱凱廸網誌:http://bit.ly/2bE8MTd
田北辰臉書:http://bit.ly/2bSVE8F

簡而言之,兩者差異在於,朱凱廸以上水至紅磡的距離及車費作計算;田北辰則以羅湖至紅磡之距離及車費作計算。網民之反應,當然是認為田北辰團隊之回應才應被視為「篤數」的計算方式。這或多或少,與田北辰的親建制立場,以及朱凱廸的反建制立場有點關係。那麼,客觀一點來看,又應如何作評論呢?

明顯地,朱凱廸的計算方式,是以香港居民日常生活之習慣作為本位。一般來說,居於香港並且有投票權的居民,使用交通工具的習慣可以視為「境內」的流動。因此,以境內的鐵路服務作計算,是以貼近一般市民生活之視角來計算。田北辰團隊的計算方式,則以「公司」為本位。港鐵公司營運鐵路,提供的服務包括了羅湖站(以及沒被計算的落馬洲站),因此按照田北辰團隊的邏輯,每公里車費的計算方式,需要把羅湖站包括在內。表面看來,似乎只是「視角」的不同所致的差異。

但其實心水清一點的話,是可以看到,以「公司」為本位,即整條東鐵線為考慮的收費而言,上水至紅磡之車費,與及羅湖至紅磡之車費實有巨大的差異。

羅湖至紅磡,單程八達通收費
$38.1
上水至紅磡,單程八達通收費
$10.2

由此可見,其實港鐵在車費定價上,是考慮到,往紅磡的乘客需額外負擔上水至羅湖之車費。畢竟,上水至羅湖之距離,按照田北辰與朱凱廸的計算的差,只為 3.4 公里。往羅湖的乘客,則需支付多一倍的車費。按距離計算,羅湖段至上水段之車費,每公里超過 $7。實際上,在筆者調查時更發現,羅湖往上水之車費(單程八達通收費),只是 $24。換句話說,羅湖往紅磡的乘客,如果先在上水站出閘,再由上水坐去紅磡,相比起不出閘便宜 $3.9。當然,這可以說是「時間成本」。

田北辰團隊的計算方法,實際上就是把羅湖至上水之額外成本,轉移至上水至紅磡的乘客的身上,造成「東鐵線每公里車費比西鐵更貴」的現象。如此做法不難理解,畢竟田北辰曾為九廣鐵路管理局主席,如此的「掩眼法」實在並非難事,稍有商業頭腦與統計學的知識者,皆可幾近隨心的運用數字去改變觀感。

而朱凱廸的計算方法,針對的不止是每公里車費,而更指出了「時值」的準則。「時值」準則是針對巴士收費作為比較。事實上, 西鐵的定價顯現是針對巴士定價定下準則。如此之準則是否有合理的理據基礎,這是值得深究的。

田北辰團隊以「篤數」去形容朱凱廸之分析,然而實際上有「篤數」之嫌的卻是自己的計算。這種誤用詞彙的現象,其實廣見於泛民建制與本土候選人。問題是,當這些詞彙被如此的濫用與誤用後,一切政綱將變得流於表面而欠缺內容。由各派候選人之辯論表現可見,香港的政治流行著這種只具表面而欠缺內容的「爭議」。這大概是為什麼很多選舉論壇更像是街市罵戰的原因。

是以,我只呼籲各位,在決定投票前,請務必考慮候選人實際的議政能力,即辯論、談判與提出具體可行的倡議的能力。即使立場並不完全符合自身旳立場也好,這種能力將使選民日後向候選人/議員反映自身的利益與訴求時,得到具體的回應與考慮,並可能改變候選人/議員之立場。

(參選新界西的名單,有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朱凱迪。)

立法會選民的增長變化-談統計數據的解讀

6 月1日多份報章報導最新公布的選民登記數字,並且多以不同年齡層的選民數字增幅作為焦點報導。一看報導的方向,就立刻起了疑問。畢竟大學受的是統計學的訓練,對於閱讀統計數據的敏感度還是有的。

我們先來看看幾家不同媒體的報導標題:
《明報》- 「立選選民多 30 萬 長者增年輕人跌 工聯:未必利建制 民主黨:用放大鏡看異常增長
《立場新聞》- 「2016 選民較上屆立會選舉年增近 30 萬 過去一年新登記 17 萬人
《蘋果日報》- 「66 至 70 歲選民 激增六成 學者:人口老化 新興政團搶年輕人票
《經濟日報》-「立會新登記選民 17 萬 年青首投族更逾 4 萬
經濟日報的 ToPick 網,則以 「選民登記人數 377 萬 長者選民增幅最多

似乎多家媒體都以年長選民人數的增加為主題,去看是次選民登記人數的增減。到底這種解讀方法是否合理呢?當中《蘋果日報》以學者的回應「人口老化」納入標題中,但其「激增六成」似乎有點誇張。《立場》的報導內文配以數據圖,直指 61 歲以上選民相比 2012 大增 23.41%。

看到報導後,其實我已有點疑問,認為解讀上有點不妥。2012 年與 2016 相隔 4 年,人口的結構不盡相同,難以單憑年齡組別之人數多寡來評價。尤其,在 Facebook 看到一些分享,會由這幾個報導切入點,引申出「種票」的理論,認為某些政黨籍服務一些長者而取得更多新登記選民的支持,左右選舉結果。

不過,我亦在 Facebook 看到友人分享「假才子」之博文,提供了「另類分析」。該博客事忙,只列舉了 2011 及 2016 的選民登記人數作比較。我正好比較閒,得以詳細一點比較了 2011 及 2016 的選民人數變化。正如我最初的懷疑,以及「假才子」的博文所指經過 5 年,選民會由一個年齡組別,「升級」到另一個年齡組別。因此,我以出生年份作為組別單位,比較了 2011 年的選民登記數字,以及 2016 年剛公布的數字,得出以下的變幅表: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