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當利益扭曲了時空

《明報》突然辭退極具份量的編輯;特首女兒與夫人的行李風波;地產商收回馬屎埔農地;領展的惡劣營運手法;高鐵超支;書店負責人失蹤;機場第三條跑道;TSA 爭議;高官換樓風波⋯⋯
 
各個新的政治組織宣布成立,與及揭出註冊法團或公司時遇阻力;專欄作家「開天窗」被強加編按; 假學歷風波;
 
問題太多了嗎?也許。以前的境況比較好嗎?未必。
 
在最好的時期,璀璨的燈光可以遮掩許多瑕疵,同時也給予人們希望感。來到不景氣之時,失去五光十色的掩飾,才驚覺在享樂之時慢慢走進迷茫之境。
 
在迷茫中,人人都想做船長,帶領大家朝著自己認為對的方向駛去。高舉自決、本土、自主⋯⋯誰是「自」,即「我」?什麼為「本」?「主」宰什麼?
 
這刻看著那些覬覦/冀盼著九月立法會選舉中取得一席的各種政團,在選前幾個月才宣布成立,又或考慮出選;提出各種光譜的政綱,想要分這一杯羮。然後再看看各種制度的崩離、各種利益團體的張牙舞爪、各種不考慮他人只考慮利益的行徑⋯⋯
 
我悲觀地想,再堂皇的旗號,如此倉促的出師,還是免不了「利益」之爭的嫌疑--即使那「利益」無關個人得失,而是為某個「理想」或「信念」。這些「理想」與「信念」我沒法不打引號,因為它們都太薄弱了。這些「理想」與「信念」是如此信手拈來,計劃是如此的虛空,喚醒的是各種情懷與衝昏頭腦的熱血。
 
我都不能樂觀地認同。
 
可是轉念一想,我又相信什麼呢?我又有為自己的信念做了什麼?我所擁抱的「信念」,又是否要打上引號?又轉念一想,在如此制度崩離的社會中,信念似乎已經沒有價值了。畢竟這兒是如此擁擠的香港。被利益扭空了時空的香港。
 
此刻我也不知道該相信什麼,擁抱什麼信念。也許,「利益」就是這裡的「信念」,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