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熱普城」的一點觀察與延伸

有關熱普城,我對他們的政治理念一向興趣不大,而且部份在實際上與現有泛民等的主張相差不大;另外一些則屬強烈的保守主義,而我不認為保守主義是人類社會應該朝著走的方向。因此我並不認同他們的主張與理念。這是我必須事先說明的,畢竟沒有一種觀察能夠絕對客觀。

我一直比較在意的,不是他們的主張的細節,反而是他們在修辭上的選擇。主張說實的走不出幾種變化,然而以怎樣的修辭去宣揚這些主張,卻真正能顯現一個組織的「性格」與「心理」。這一點我覺得可以從幾個立法會選舉後的觀察談談。

繼續閱讀

朱凱廸當選之幾點觀察

新界西的獨立候選人朱凱廸最終成為今次立法會地區直選的票王,實在有如上屆英超由李斯特城封王一般,完全超乎意料之外。朱凱廸整個選舉工程,就如去年李斯特城面對一眾豪門一般,以小擊大,面對著各個政黨的選舉機器,朱凱廸只能動員理念相同的人,以各種方式去拉票。同時,由於朱凱廸提倡的是一種關注土地、環境、社區連結等的政治理念,所以其選舉宣傳品的製作,往往非常「土炮」,以回收的橫額、單車巡遊,甚至是各式的 upcycling 設計。這些宣傳物資都有別於傳統候選人的宣傳品,無疑是讓人耳目一新,能加深選民之印象。不過,注重環保也好,宣傳單張還是必須印製。朱凱廸的選舉工程裡,連同英文的宣傳品在內,(從其網站可見)有十二款的傳單,內容充實具體。在此先姑勿論到底政綱是否可行,但其認真的製作與宣傳其理念,以及對相關的議題的深入研究,足見其認真的態度。

繼續閱讀

2016 立法會選舉我所留意的人選

終於到了立法會選舉的日子。

早前寫過兩個挑選候選人的原則,其時也寫到,投票的決定,還是得由自己去做。其他人建議什麼,策略上要投誰,你可以選擇相信他人提議的策略,同時也可以自己下最終的決定。這是此文的大前提。

此文的第二個大前提是,以下提出的,只是假如我是不同選區的選民,我會傾向投給誰。而這個「我」,大概可以代表的,是那些中間游離(但不考慮建制派候選人)的選民。而這個「我」,是主張要以協商作為政治的手段,去達成所有的目標。

在如此前提底下,我會提到旳,只有新界西與香港島。因為對於其他選區的候選人認知不算很深,也就不作任何評論,但仍會列出我會選擇的候選人。

新界西的候選人當中,我的選擇,是朱凱廸或黃浩銘。朱凱廸在論壇以至所有文宣中,皆表現出其認真要改革的決心。認真此一環,足以讓我夠信心投他一票,即使在一些政策上他或未能說是最熟悉,但認真的人不可能放過自己,能進入議會的話,我相信他能帶來改變。事實上改變也許早已展開:其選舉的文宣所用的方式,已經與眾多候選人截然不同。但這個不同竟也使他今天能高踞新界西的次席。這樣的候選人,實在是令人又敬又畏。同樣重要的是,從皇后碼頭到菜園村的抗爭,到今天參選立法會,朱凱廸還是一樣的,忠於自己。

而黃浩銘則具備相當的社運經驗,雖然我對社民連的理念不是完全認同,然而其對弱勢社群的關懷,亦是值得支持的。當然,選他的主要原因也是策略性的。因他亦是爭取新界西末席的一個重要競爭者。

香港島的選戰,我在因緣際會下也算是參與了一點。我比較想提的,只有黃梓謙。民主思路的中間路線,在如此分裂的社會底下,其實很難找到空間去爭取更多支持者。中間派別往往會被視為「兩面不是人」,建制派視之為泛民;泛民或本土派視之為所謂的「投共」、「建制B 隊」。在這種情形下,還是肯下盡功夫,一點一點的開拓支持者的基礎,實在是不容易。他的背景或許有點幫助,雖是在屋邨長大,不過憑藉努力考上港大,再獲奬學金於牛津讀外交碩士;其工作經驗亦使他走遍世界與內地。如此廣闊的背景,的確有助於展開對話。尤其是外交學的正正就是如何與不同文化的人對話。這一點我認為在今天香港顯得更為重要。再加上學者作為智庫的支援,在政策上、協商上、推動對話上,黃梓謙也會是一個能改變議會現狀的人選。而他的支持度由幾星期前的1%,到選前一天升至約 3%,也是不容忽視的一個上升趨勢。唯一可惜的是,現今香港的氛圍,中間路線,或推動對話的路線實在是走得極為困難。

其他選區的選擇:
新界東:張超雄/麥嘉晉
九龍西:毛孟靜
九龍東:譚得志
超級區議會:鄺俊宇

各區候選人名單:

地區直選 (按抽籤號數排列)

香港島(15名單爭6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

1.黃梓謙、2.劉嘉鴻、3.葉劉淑儀、4.何秀蘭、5.張國鈞、6.詹培忠、7.鄭錦滿、8.羅冠聰、9.沈志超、10.王維基、11.徐子見、12.司馬文、13.許智峯、14.陳淑莊、15.郭偉強。

九龍西(15名單爭6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

1.吳文遠、2.何志光、3.毛孟靜、4.梁美芬、5.譚國僑、6.朱韶洪、7.黃毓民、8.黃碧雲、9.林依麗、10.蔣麗芸、11.關新偉、12.劉小麗、13.游蕙禎、14.李泳漢、15.狄志遠。

九龍東(12名單爭5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

1.黃國健、2.胡穗珊、3.高達斌、4.譚香文、5.謝偉俊、6.柯創盛、7.呂永基、8.胡志偉、9.譚文豪、10.黃洋達、11.陳澤滔、12.譚得志。

新界西(20名單爭9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

1.黃潤達、2.尹兆堅、3.高志輝、4.周永勤、5.鄭松泰、6.鄺官穩、7.田北辰、8.何君堯、9.梁志祥、10.郭家麒、11.黃浩銘、12.李卓人、13.黃俊傑、14.麥美娟、15.馮檢基、16.陳恒鑌、17.張慧晶、18.呂智恆、19.湯詠芝、20.朱凱廸。

新界東(22名單爭9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

1.方國珊、2.林卓廷、3.廖添誠、4.陳云根、5.梁國雄、6.張超雄、7.楊岳橋、8.麥嘉晋、9.鄭家富、10.葛珮帆、11.侯志強、12.李梓敬、13.鄧家彪、14.范國威、15.陳玉娥、16.黃琛喻、17.李偲嫣、18.陳志全、19.梁頌恆、20.梁金成、21.容海恩、22.陳克勤。

功能界別

區議會(第二)(9名單爭5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

801.涂謹申、802.李慧琼、803.鄺俊宇、804.何啟明、805.陳琬琛、806.王國興、807.關永業、808.梁耀忠、809.周浩鼎

立法會選民的增長變化-談統計數據的解讀

6 月1日多份報章報導最新公布的選民登記數字,並且多以不同年齡層的選民數字增幅作為焦點報導。一看報導的方向,就立刻起了疑問。畢竟大學受的是統計學的訓練,對於閱讀統計數據的敏感度還是有的。

我們先來看看幾家不同媒體的報導標題:
《明報》- 「立選選民多 30 萬 長者增年輕人跌 工聯:未必利建制 民主黨:用放大鏡看異常增長
《立場新聞》- 「2016 選民較上屆立會選舉年增近 30 萬 過去一年新登記 17 萬人
《蘋果日報》- 「66 至 70 歲選民 激增六成 學者:人口老化 新興政團搶年輕人票
《經濟日報》-「立會新登記選民 17 萬 年青首投族更逾 4 萬
經濟日報的 ToPick 網,則以 「選民登記人數 377 萬 長者選民增幅最多

似乎多家媒體都以年長選民人數的增加為主題,去看是次選民登記人數的增減。到底這種解讀方法是否合理呢?當中《蘋果日報》以學者的回應「人口老化」納入標題中,但其「激增六成」似乎有點誇張。《立場》的報導內文配以數據圖,直指 61 歲以上選民相比 2012 大增 23.41%。

看到報導後,其實我已有點疑問,認為解讀上有點不妥。2012 年與 2016 相隔 4 年,人口的結構不盡相同,難以單憑年齡組別之人數多寡來評價。尤其,在 Facebook 看到一些分享,會由這幾個報導切入點,引申出「種票」的理論,認為某些政黨籍服務一些長者而取得更多新登記選民的支持,左右選舉結果。

不過,我亦在 Facebook 看到友人分享「假才子」之博文,提供了「另類分析」。該博客事忙,只列舉了 2011 及 2016 的選民登記人數作比較。我正好比較閒,得以詳細一點比較了 2011 及 2016 的選民人數變化。正如我最初的懷疑,以及「假才子」的博文所指經過 5 年,選民會由一個年齡組別,「升級」到另一個年齡組別。因此,我以出生年份作為組別單位,比較了 2011 年的選民登記數字,以及 2016 年剛公布的數字,得出以下的變幅表: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