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小記之一 : 柏林大教堂

因工作關係去了柏林,之前沒有到過歐洲大陸的我,把握了緊密工作的空檔,以及下榻於博物館區之便,參觀了柏林大教堂(Berliner Dom) 。柏林大教堂經歷了多次重建,即便是我參觀的時候,仍有一些部份在維修中。參觀教堂於我而言不是為了宗教,卻是看看為宗教而創造的建築。

這座建築物據介紹,是以Neo-Renaissance 的風格建築,於 20 世紀初重新建造。建築宏偉的風格,大量的浮雕、壁柱 (pilaster) 與金碧輝煌的裝飾,固然教人目不暇給。鑲金的大理石與瑪瑙祭壇由 Friedch August Stüler 設計, 在其背則是由 Anton von Werner 設計的彩繪玻璃,半後的使徒牆(Apostle Wall) 則是由 Karl Friedrich Schinkel 設計。三者加起來自然是教堂的焦點。而其圓頂的浮雕與彩繪玻璃同樣壯觀。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e1 preset

從入口看去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ke1 preset

金碧輝煌的祭壇

Berliner dom_3.JPG

宏偉的圓頂

不過,在參觀的過程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卻是從祭壇回頭的一刻。祭壇的宏偉,由各種藝術家的巧思設計而成;不過從祭壇看去,卻是建築師與自然之間微妙配合。教堂入口的窗使外面光柔和地照進內部,從祭壇看出去,倒像是把「神」的光引導到室內。神職人員的視角,似乎更能讓人感受到「造物主」的偉大 — 那種穿透了人造之物的偉大。

Berliner dom_2.JPG

靈光

當然那大概會是具有宗教信仰的人的想法。反過來說,這種揉合自然與人造的「偉大」,同樣可以說是透過人的精神與思考達成。建築師以其設計巧思,把自然中的光與建築配合,造就出教人感到自身渺小的景觀,從而達至對於宗教與神的敬畏。這些種種卻由始至終源於建築設計師本身的想法。

沒有宗教信仰,對宗教興趣缺缺的我,走進教堂卻還是感受得到這樣的建築所傳達的「宗教性」。宗教更可能是一種人對自然的崇敬之轉化。不管各種宗教所崇敬的對象或概念為何,其最終的目標,還是希望透過建構出超越人的自我的存在,以提醒人在世界當中,是何等的渺小。

不過,它也可以是人對於「創造」本身的一種崇敬。宗教的建築,同樣提醒了人,在混沌的自然當中,人的思想與精神,可以創造出一種秩序,創造出能夠與自然融合,成就更宏偉壯觀的景象的秩序。

人的肉體與感官是如此的渺少,但其精神與思想卻可以如此偉大。這大概就是宗教的辯證性吧?

2018 年 2 月14日,小記一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